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作者:郝凤桐医师(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主任医师)

美国消费者组织——安全化妆品运动联盟日前公布强生婴儿产品调查报告,称两年多以前已在强生婴儿洗头水中发现二恶烷及季铵盐-15,当时已要求停用。近日检验显示,中国、印尼及澳大利亚等地出售的婴儿洗头水,仍含有这些物质;丹麦、芬兰等北欧国家、日本和英国等地,已调整洗头水配方。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于3日组织化妆品安全专家委员会就化妆品中季铵盐-15的使用等有关问题进行研讨。

二恶烷属于微毒类物质,其生物学活性如同其他众多化学品一样,取决于接触剂量。目前世界各国在技术上无法完全避免微量二恶烷作为杂质带入产品,换言之,卫浴产品中的二恶烷难以降到零含量。澳大利亚卫生局的官方网站对二恶烷的评估技术文件及推荐标准认为,除食品和药品外,在日常消费品中,二恶烷的理想限值是30ppm,含量不超过100ppm时,在毒理学上是可以接受的。那么季铵盐-15也属于无法避免的“被添加”物质吗?

人类最早使用的洗涤用品和化妆品来源于天然植物、矿物,这些物质成分相对简单,功效有限,但是其优点是大多不存在防腐需求。伴随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于卫浴产品和化妆品的功能需求带有更加明确的追求。如美白产品需要加入具有抑制酪氨酸酶活性的物质, 因为酪氨酸酶是黑色素形成的关键酶。而卫浴产品和化妆品的保湿、肌肤润泽等功能需要添加越来越多的营养成分。从生物进化的观点来看,对人体有营养的物质,作为生物学的共性,往往对致病微生物也有益。所以,现代卫浴产品和化妆品普遍存在安全防腐的需求。

当消费者购买卫浴产品和化妆品时, 往往首先注意产品的功能、香型、质地、包装等表象。但是数周或数月后, 这个产品是否仍然完好,一般会被忽略。然而产品的设计者、制造商必须要认真考虑这个问题。如果缺少了有效的防腐成分, 产品质量将无法保证。

为适应大规模的生产方式,卫浴产品和化妆品防腐手段使用最多的是化学防腐法。从生物进化的观点来看,对致病微生物具有杀伤、抑制作用的防腐剂,在一定剂量条件下对人体也会有毒性, 所以防腐剂在卫浴产品和化妆品中的应用要有一定限制,在保证防腐作用的前提下,剂量越低越好。根据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和美国化妆品盥洗用品及香味用品协会的出版报道,化妆品允许使用的化学防腐剂约有120种,国内应用的有60多种。我国《化妆品卫生规范》中,对56类防腐剂在化妆品中的限量和使用做了规定。

季铵盐-15,化学名称为氯化3-氯烯丙基六亚甲基四胺, 属甲醛供体类防腐剂。大鼠急性毒性试验证实,其半数致死剂量为500毫克/公斤体重,研究证实在一定剂量条件下,其具有实验动物的皮肤刺激作用和致敏作用。在化妆品应用方面,我国及欧美国家规定的最大允许浓度皆为0.2%。季铵盐-15在上世纪80年代之前,是卫浴产品和化妆品中应用广泛的防腐剂,其使用频率排在前五位之内, 近年来实际应用有所下降。

面对舆论压力,强生公司已经表态会调整婴儿产品配方,由于没有披露详细的信息,我们无法猜测其替代物质是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目前生产的卫浴产品和化妆品,无法排除防腐剂的使用。文献报道,羟基苯甲酸酯由于其无刺激、不致敏和相对安全的特征,在许多国家都获得了认同。如果在卫浴产品和化妆品检测出羟基苯甲酸酯,社会公众会认同它的安全性吗?

人类生存的历程,恐怕永远面临与致病微生物抗争的课题。防腐剂种类繁多,但是每一种防腐剂在抗菌谱方面都有其局限性。在卫浴产品和化妆品种类繁多而且所用原料不断变化的今天,多种防腐剂进行复配、混合应用正在发展成一种趋势,并且带来了新的矛盾。一方面,有研究证实,多种防腐剂进行复配、混合应用,弥补了单一防腐剂抗菌谱方面的局限性,可以进一步减少每种防腐剂的使用剂量,提高产品的保质期限。另一方面,多种防腐剂进行复配、混合应用,增加了政府质监部门管理的难度和监管成本支出。

于是,人们就会想到,卫浴产品和化妆品生产企业应当是具有较高诚信度的企业,让人们少思考一些敢不敢服、敢不敢吃、敢不敢洗、敢不敢用的问题。

原文已发表于北京青年报

强生婴儿洗头水 为何含有季铵盐-15 - 科学松鼠会 - 科学松鼠会
话题:



0

推荐

科学松鼠会

科学松鼠会

4011篇文章 1次访问 4年前更新

什么是科学松鼠会? 我们认为,对于部分人来说,科学就像一枚枚难以开启的坚果,虽味美却不易入口。 我们希望自己能够像松鼠一样,打开科学的坚硬外壳,将有营养的果仁剥出来,让人们能够领略到科学的美妙。 我们试图让科学传播并且流行起来。 这里是科学松鼠会的网站的一个镜像,大家的留言我们可能没办法一一回复,如果您有什么问题,欢迎到科学松鼠会的主站提问:http://songshuhui.net/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