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作者:谭竞智

rise_of_the_planet_of_the_apes-10


-- 你是在动物园工作吗?
-- Nope

-- 那是在深山野外吗?
-- Nope

-- 那么你到底在什么地方工作?
-- 猩猩庇护所

-- 庇护所是个什么东西?

庇护所是个什么东西

这样的对答发生了无数遍,只因为庇护所确实是个很新颖的地方。若在10年前,科学家只会在生化实验室、动物园或者野外研究猩猩。当时世界上也没那么多的庇护所,现在住在罗拉雅倭猩猩天堂的倭猩猩,彼时也蜗居在刚果首都一所学校的操场上,躲避内战的炮弹之余,跟学生们学一下打篮球。

其实,庇护所里都是是野味贸易遗留下来的孤儿,他们的妈妈(和其他亲戚)被猎人打死卖去吃掉,剩下的幼儿就被当成宠物在黑市买卖。住在庇护所的孤儿都是幸运的,他们都熬过丧母的剧痛,砍断指头的巫术,各种寄生虫传染病,最后被成功解救。

每只猩猩活下来,就代表有五只猩猩死去。

从实验室到庇护所

生化实验室里的猩猩日子都过得很凄凉。《猩球崛起》里描述得很真实:狭窄的笼舍、饲养员的虐待、终年不见阳光... 但这只是冰山一角。在一些实验室,笼舍里只有四堵墙,再无他物。野外有超过10个同伴的猩猩,只能被单独关着。他们不知道世界是三维的,阳光是温暖的(看看这个实验室猩猩初次见到阳光的视频)。而且笼舍的墙壁是会动的,当实验员来注射试剂的时候,墙壁会自动闭合把猩猩整个牢牢夹住,好让他们的手臂固定下来。


曾经生化实验室是我们研究猩猩智力的唯一地方,但Dr. Brian Hare(也是我的导师)对此深恶痛绝。找到一个替代方法从而终止这种研究模式成了他的理想。于是他来到了非洲(详情见此书)。

这几年世界各地纷纷建立了各种庇护所收容黑市贸易的孤儿。其中珍·古道尔研究会在非洲建立好几个黑猩猩庇护所克劳迪亚·安德烈则建立了罗拉雅倭猩猩天堂。这些庇护所为这些饱经折磨的孤儿提供一个康复治疗的场所,终极目标是将部分孤儿放归野外。

大城市里的原始森林

虽然不是野外,庇护所和动物园的差别还是巨大的。最明显的就是树。哪怕是美国第一的Columbus动物园,他们的猩猩园区只有一两棵树。三维空间在大多数动物园更是不存在的奢侈品。但在罗拉雅倭猩猩天堂,绕着森林走一圈就要半小时。猩猩们每天早上在森林里尽情嬉戏,晚上返回宿舍就寝。森林为他们提供了玩耍的空间,鲜美的食物,还有最重要的社交空间──猩猩的社会和人一样,时分时合,广阔的空间让每一只猩猩都能自由选择和谁呆在一起,和谁保持距离。

但要守住这一片森林,谈何容易?罗拉雅倭猩猩天堂在刚果(金)的首都金沙萨市郊。这个城市有1000万人,是世界上最拥挤的城市之一。和香港的参天高楼不同,金沙萨多数是从国内其他地方涌进来的贫民。他们可以一家7-8口挤在比学生宿舍一半还小的泥屋里。多数人作苦力、打临时工或者耕作几块瘦田。如此高的人口密度,守住一片森林的复杂性其实超乎想像。上图可见,罗拉雅的周边早被砍伐精光。更复杂的是,森林旁边的山坡上正在扩建养猪场和养鸡场,以后禽畜粪便就可能随雨水汇入森林的水流。而附近中国人经营的矿场全天候爆破取石,又带来了水土流失的远忧。

一旦意识到这片森林背后的故事,你会愈发觉得在树上的猩猩是最美丽的。所以,当别人问我"庇护所是个什么东西?"我会答:

那是世上最美的地方。It just doesn't get any better than that.

At Lola-1_1600
【Opala在夕阳下吃snack@罗拉雅倭猩猩天堂】

At Lola-2_1600
【Sake在树上找鲜嫩的叶芽@罗拉雅倭猩猩天堂】

At Lola-3_1600
【Pole倒挂金钩@罗拉雅倭猩猩天堂】

At Lola-4_1600
【Bandundu在河心石上砸坚果,Wangolo守在妈妈身边四处张望@罗拉雅倭猩猩天堂】

At Lola-5_1600
【Lomako”逃“了出来,跑到了游客区@罗拉雅倭猩猩天堂】

At Lola-6_1600
【Yolo在树上耍酷@罗拉雅倭猩猩天堂】

At Lola-7_1600
【砸坚果需要石头,于是大石块成了稀缺物,聪明的Lisala把最大的那块石头随身携带@罗拉雅倭猩猩天堂】

At Lola-8_1600
【Keza被高等级的同伴赶到树上去了@罗拉雅倭猩猩天堂】

At lola-Bili feeding_1600
【雨季到了Bili也尝尝树上的野生食物@罗拉雅倭猩猩天堂】

At lola-Eleke Palying with Sand_1600
【这把沙子攒在Eleke手中半天,本来是来扔我的,后来他怕是忘了,就自己试试流沙洗面乳@罗拉雅倭猩猩天堂】

At lola-Kindu_1600
【Kindu是今年三月刚来的孤儿@罗拉雅倭猩猩天堂】

At lola-Mabali the tree hugger-2_1600
【Mabali最喜欢在树上嬉戏,自己独自也能玩上一个小时@罗拉雅倭猩猩天堂】

At Lola-Mabali the tree hugger-3_1600
【你能找出Mabali在哪儿么?@罗拉雅倭猩猩天堂】

At lola-Mabali the tree hugger_1600
【你能找出Mabali在哪儿么?@罗拉雅倭猩猩天堂】

Fizi
【Fizi听到熟悉的keeper的声音,兴奋地叫了起来】

告诉大家一个真相,This is NOT a smile

借用这个地方,告诉大家一个真相。

下图中,Mbandaka的表情看上去和人的笑容很像,但其实,对黑猩猩和倭猩猩来说,这是恐惧的表情,通常出现在被老大揍了,表示惊恐和臣服。
Emotion-2

【倭黑猩猩是充满情感的动物。Mandaka惹得老大不高兴了,被吓得躲得远远的。】

在很多电视、电影、广告上,都能看见有黑猩猩的演员被训练做出这样的表情,其实,他们都是经过惨无人道的训练才做出来的。想想每天被训练无数次做出惊恐表情,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生活。

更严重的后果是,媒体上出现的黑猩猩,都是2-5岁的幼年猩猩,他们自小就从妈妈身边被抱走(在美国这居然是合法的),训练当两三年的演员,然后等6岁左右体型变大性格难驯了,就被迫退役。但他们的寿命可达60岁,剩下的生命,训练他们的公司是不负责的,他们会直接扔给动物保护协会,“你们在乎对吧,那就给你们吧,我们不管了”,然后继续繁殖下一批猩猩演员。

等待那些猩猩的,有两种命运:

1. 在没有经费的,毫无卫生营养保障的小镇动物园里,老死或者病死,孤独一生。

2. 幸运地被有经费的组织收留,有饱饭吃,但完全不能融入和同类的社会生活,(想想你看见一个人,整天无故对着你作惊恐状),孤独一生。

两种命运的结局,都是孤独而终,因为他们早年的训练,完全剥夺了他们的社会交往能力。

所以,希望大家以后看到屏幕里很得意的猩猩演员,能理解他们背后悲惨的境遇,能抵制不看就抵制吧。

这种因为恐惧而咧嘴露齿的表情,跟人类的微笑看上去很像,但实际上猩猩的内心却怕得要命。在电影和广告上出现的猩猩总是露出这样的表情,其实是经过惨无人道的训练才做出来的....

visa.jpg

projekt_spymate_geheimaffe_im_einsatz_bild_3.jpg

 

japan.jpg

最后,分享一个讲述分享的视频

绿野猩踪 - 科学松鼠会 - 科学松鼠会

(本文为谭竞智授权转载,欲再转载者请联系原作者)

绿野猩踪 - 科学松鼠会 - 科学松鼠会
话题:



0

推荐

科学松鼠会

科学松鼠会

4011篇文章 1次访问 4年前更新

什么是科学松鼠会? 我们认为,对于部分人来说,科学就像一枚枚难以开启的坚果,虽味美却不易入口。 我们希望自己能够像松鼠一样,打开科学的坚硬外壳,将有营养的果仁剥出来,让人们能够领略到科学的美妙。 我们试图让科学传播并且流行起来。 这里是科学松鼠会的网站的一个镜像,大家的留言我们可能没办法一一回复,如果您有什么问题,欢迎到科学松鼠会的主站提问:http://songshuhui.net/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