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 07 June 2010 by Linda Geddes

· Magazine issue 2763. Subscribe and save

· For similar stories, visit the The Human Brain Topic Guide

上传你的生命

(美)社论:阿凡达的革命:新人类的到来

佐伊-格雷斯顿(Zoe Graystone)是一个拥有两个大脑的女孩:一个是人脑,另一个是拥有自我意识的精确的数字拷贝。佐伊死后,若将她的数字大脑植入人形机器人中,就如同让她从坟墓中起死回生一般。

事实上,格雷斯顿是美国电视剧《卡布里卡》(Caprica)中的一个角色,这样的概念在科幻小说中由来已久。但是,这真的可以成为现实么?

在可预见的未来,创造这样一个真正有意识的机器克隆人,前景还很渺茫,但一些公司已经朝着这个方向迈出了第一步。他们最初的目标是制造一个栩栩如生的数字化身,即阿凡达,这样即使肉体已经腐烂,你的生命仍然可以延续。它不但可以向你的曾孙们传授有价值的经验,还让他们了解了自己的曾祖。

当然,科学家们最终的目的是创造出人性化、有自我意识的阿凡达,让你或者你的化身获得永生。“如果你能将自己以数字的形式上传,那你就可以永生了,这实际是一个避免死亡的方式”, 美国Lifenaut公司的尼克-迈尔(Nick Mayer)如是说,该公司正在探索各种制作栩栩如生阿凡达的方法。

现在,他们正依据一系列个性测试、教学课程以及上传的照片、影像、信件等个人资料为基础制作阿凡达,迈尔称,这样的阿凡达将拥有你的长相、按照你的方式说话,并能描述你生命中重要的事件,例如你的婚礼日期。可是这项技术会何去何从呢?电脑能再现多少你的个性和知识?我们又真的期望死者“重生”吗?

像很多人一样,我也经常幻想自己能有一个克隆体:它能分担我的工作,让我有更多的空闲时间,或许还是一种让我活得更长久的方式。为实现永生,第一步我将利用Lifenaut公司的网页创建一个与他人(希望我的子孙也在其中)互动的视效界面,上传我的正面标准照, Lifenaut的软件可以使之实现说话、眨眼、眉目传情等动画效果。

目前这种阿凡达还比较粗糙,其他公司的高仿真重现技术也许会适用于Lifenaut的项目。加州圣莫尼卡一家名叫Image Metrics的公司,就是专门为电影和游戏制作数字面孔的公司。

面部制作异常艰难。多年来,动画制作人一直在寻求克服“恐怖谷”问题的方法,所谓“恐怖谷”是指电脑合成的面孔如果看起来很像真人,但又不完全一样时,会很容易令观察者产生厌恶的感觉。洛杉矶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的迪米特里-威廉姆斯(Dmitri Williams)说:“这样似像非像的系统让人毛骨悚然。”

Image Metrics公司相信自己已经找到了攻破“恐怖谷”的方法。该公司的工程师们拍摄了一系列高分辨率、不同表情的人脸照片,然后用功能强大的数学建模软件计算出这些表情之间的差别,结果非常令人满意。例如,在2008年洛杉矶举行的计算机图形学和技术交互(ACM Siggraph)大会上,Image Metrics公司展示了美国演员埃米莉-奥布莱恩(Emily O’Brien)的数字化身,它不但看起来十分逼真,而且可以实时操控。Image Metrics公司的CEO迈克-斯塔伯格(Mike Starkenburg)说:“它一举一动都很完美,我们甚至能让埃米莉说出任何我们想说的事情。”

现在这种工艺还十分昂贵:制作一个虚拟的埃米莉花费了将近50万美元,所以,眼下我还是凑合用我那个简陋的阿凡达吧,希望我的孙子们能接受。

创造一个人类

来自芝加哥伊利诺斯大学和奥兰多佛罗里达中心大学的研究表明,阿凡达的行为举止可能比它的外观更重要。2007年起,这两所大学的研究者们就Lifelike项目展开合作,该项目的目的是创造一个逼真的前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董事――亚历山大-施瓦茨科普夫(Alexander Schwarzkopf)的阿凡达。

为了了解人们最在意的人物特征,他们向1000多名学生展示了施瓦茨科普夫的照片、视频和阿凡达原型,然后得出这样的结论:关注一个人的某些特质行为比制作一副栩栩如生的图像更为重要。伊利诺斯大学的史蒂夫-琼斯(Steve Jones)说:“这些特质行为可以是说话时如何歪脑袋,或者如何皱眉。”

确保这些动作出现在正确的语境中同样非常重要。为了实现这一点,琼斯的研究队伍试着将一些特殊词语、语句与头部动作联系起来,例如,让阿凡达看起来是在倾听,琼斯说:“如果阿凡达正在听你讲述一个悲伤的故事,你一定希望它能表现出一些同情。”当然,琼斯承认他们现在还没有达到这样的效果。

接下来的挑战是让阿凡达能像人类一样交谈。目前大多数虚拟交谈都来自聊天机器人,它们通过软件分析对话中的语境,然后生成相对应的智能发声,就像机器人自己在思考一样,Lifenaut公司则为每个客户量身打造了聊天软件。根据英国埃克塞特郡人工智能 公司Icogno的罗洛-卡朋特(Rollo Carpenter)的说法,虽然现阶段仍有很多不足,这样的软件复制品并不具有自我意识也不等同于你,但是,其他人可以和它交谈,并且至少有那么一瞬间他们会觉得看到了你的影子。

Lifenaut 公司阿凡达的会话能力来自卡朋特制作的名为Jabberwacky的聊天机器人。这个机器人自1997年以来通过与上千万人对话不断完善发展而来,曾 两次获得勒布纳人工智能奖,堪称与人类最像的机器人。当大部分的聊天机器人都在使用预先设定的语句对特定的关键词语作出回应时,Jabberwacky却在寻求对话常见的模式,利用这点来确定当前对话的语境并作出适当的反应。

“我”的本质

Lifenaut公司的阿凡达或许会像人类一样作出反应,但是,你凭什么确定它就是你的化身呢?唯一的方法就是告诉它你是怎样的人。性格上传是一个非常麻烦的过程。第一步就需要依据480多种情景所反映的感受进行评定,例如“我喜欢讨好他人”、“我同情无家可归的人”。之后我要上传诸如日记以及照片、视频等标有日期、地点和关键字的文件来帮助我的阿凡达建立 “记忆”。我还会花几小时的时间跟Lifenaut公司的其他阿凡达们进行对话,以便于我的阿凡达“琳达(Linda)”从中学习,她将会拥有和我一样的习惯风格:我问候他人或者回答问题的方式,以及更多的表达出我的见解和好恶。

名为CyBeRev的相关项目使用了一系列更为精细的性格的问卷。参与者需要回答上千个出自美国社会学家威廉姆-西姆斯-班布里奇(William Sims Bainbridge)的问题,来对各种想法进行归档。。与一般性格调查不同的是,问卷的其中一些步骤是通过让参与者想象下个世纪的世界来捕捉他们的价值观、信仰、希望和人生目标等信息的。这并不是一个很快的过程, Terasem Movement是一个为CyBeRev项目提供资金的非盈利性组织,该组织的成员洛里-罗德斯(Lori Rhodes)说:“如果你一天只花一小时来回答这些问题,那么你需要五年的时间来完成这份问卷,但是你回答的越多,你的思维档案就更加准确的被展现出来。”

那么我的数字化身是否真能让我的性格真实的再现呢?卡朋特(Carpenter)承认,为了保证这个化身与真人完美的相似,一个Lifenaut公司的阿凡达很可能需要一生的时间和你对话,而且我也不确定那一大堆的照片和录像多大程度展现了我最真实的记忆。还有更好的方式上传你的思维吗?

其中的一个选择是自动捕捉日常生活的信息,并将它直接输入到阿凡达中。—像微软的研究人员戈登-贝尔(Gordon Bell)这样的“生活记录者”(Lifeloggers)已经开始这样的实践,他随身佩戴一个便携式的摄像机,用影像的方式来记录他生活的大部分片段。

英国南安普顿大学尼格尔-沙巴尔特(Nigel Shadbolt)领导的研究小组,试图通过开发一款软件对此进行改进,它能将一天中拍摄的数字图片与从你的日记、问过的社交网站,以及全球定位系统记录到的你的位置等提取的信息结合起来。另一些研究人员则在考虑将生理指标整合进来—比如心跳频率可以提供一些基本的情感状态。尽管如此,迄今为止整合所有这些信息对拼凑一个阿凡达来说仍没有太大的作用。沙巴尔特说:“制造一个精确的个体复制品,我们才刚上路。可以确定的是开发一款有个人态度的软件代理还是可行的,不过这是否是我的态度就令人怀疑了。”

显然,创造一个类似佐伊-格雷斯顿(Zoe Graystone)有自我意识的阿凡达肯定困难重重。人工智能的研究者们虽然在制造具有类人特质的机器上取得了一些成绩,其中包括MIT的罗德尼-布鲁克斯(Rodney Brooks)开发的类人机器人cog和kismet,以及总部设在德克萨斯的人工智能公司Cycorp的道格-莱纳特(Doug Lenat)开发的智能软件系统塞克(Cyc)。然而,据设计了Conscale人工意识测试系统的西班牙马德里卡洛斯三世大学的劳尔-阿拉巴莱斯(Raúl Arrabales)介绍,现在能做到的最好的人工智能水平也就等同于1岁大的孩子。德克萨斯州达拉斯汉森机器人的创始人汉森却认为:“这些并不代表我们不应该尝试,的确我们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机器能具有意识,我们也并不完全了解什么是意识,但是如果就此认为机器不能具有意识显然是愚蠢的。”

身体的一部分

其中一个问题是,人体的某些部位对于类人意识的发展必不可少,意大利巴勒莫大学的机器人研究员安东尼奥-切利(Antonio Chella)说:“意识需要大脑、身体以及环境间紧密的相互作用。”我们可以利用全身来感知世界,那么一个有意识的实体也需要传感器来感知世界和监控自己的运动。

参与Lifelike项目的研究人员正尝试将照相机和他们制造的数字施瓦茨科普夫(Schwarzkopf)整合在一起,这样它就可以从对方的身体语言中得到提示及时调整自身行为。汉森(Hanson)的目标更加雄心勃勃,他的公司制作像真人一样的机器人,他和迈尔(Mayer)还讨论过将Lifenaut公司的数字化身植入机器人体内,他说:“将模拟思维与身体实体结合起来可以让思维实实在在地与世界互动,去探索和生活。”

这是制作一个有意识机器的第一步,但是如果要走的更远,那就需要将现在支离破碎的人工智能机构协调起来,投入更多的努力。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汉森发起了“阿波罗大脑”计划,倡导研究组织之间的合作,目标是在2019年使机器智能达到真实人类水平。这个计划的第一步是开发一套可供整个机器智能组织使用的合作软件,帮助科学家们明确当前的研究任务及需要改进的地方。汉森说:“整个项目的最终结果是超越人类智能,创造像莫扎特这样的天才。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正在寻找前所未有的机器。”

创造超越人类智能的机器

那我自己的阿凡达呢?在卡朋特(Carpenter)建议下,我让我的丈夫对它进行了评估。经过简短的交谈,他告诉我,关于政治、食物和运动等问题的回答都是一派胡言。它还告诉我丈夫我要比实际的年龄年轻。可是我并没有隐瞒我的年龄,难到Lifenaut公司的问卷能发现我潜在的虚荣心?而这最终在我的阿凡达身上表露无遗。

它究竟有多像人类?阿拉巴莱斯计划在7月使用Conscale来测试Lifenaut公司的阿凡达。尽管这个软件的某些方面可以达到高意识层面,但阿拉巴莱斯预测它与真人仍有很大的差距,满分10分的话它最多只能达到3分的水平。阿拉巴莱斯说:“忘了佐伊-格雷斯顿(Zoe Graystone)吧,那个阿凡达的水平几乎相当于一条蚯蚓。所有的时间和努力就是为了这么一个环节动物。不可否认,我很悲观。

话题:



0

推荐

科学松鼠会

科学松鼠会

4011篇文章 1次访问 4年前更新

什么是科学松鼠会? 我们认为,对于部分人来说,科学就像一枚枚难以开启的坚果,虽味美却不易入口。 我们希望自己能够像松鼠一样,打开科学的坚硬外壳,将有营养的果仁剥出来,让人们能够领略到科学的美妙。 我们试图让科学传播并且流行起来。 这里是科学松鼠会的网站的一个镜像,大家的留言我们可能没办法一一回复,如果您有什么问题,欢迎到科学松鼠会的主站提问:http://songshuhui.net/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