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科学松鼠会 > 脑中的爱情  

脑中的爱情  

本文作者:游识猷

“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许多人钟爱这段话,以为它出自杜拉斯的《情人》,其实这段话真正的作者是陈丹燕。这则“论爱金句”的命运简直完美隐喻了爱情的命运——大部分人都渴望“爱”这个东西,但大部分人都不清楚爱出自何处。

爱情到底是什么?最初的传说是,爱发自“内心”。爱来时动心,走时伤心。诗经说,既见君子,我心则喜。 李白摇头说,长相思,摧心肝。戴叔伦补充说,一点芳心为君死。几百年后更多的人死于心碎,研究者叹气说,肾上腺素等激素确实可能诱导心肌顿抑,这种心碎综合征严重时足以致死。

amor-quimica-pareja-entremujeres_MUJIMA20130214_0042_40-468x350

如今生物学家和神经学家们分分钟可以甩出一摞研究,力证是脑部制造了各种情谊,情人们却依然用心形向彼此表示爱意。“给你我的心”是经典的甜言蜜语,“给你我的脑”则像是个与丧尸有关的暗喻。

然而我们的脑中有千亿个神经元,究竟是哪几个记住了爱人的脸,又是哪几个让你瞳孔放大呼吸变浅?

怎么观察神经元的活动?近二十年来最常用的是“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技术”,简称fMRI。神经元激活后,先是耗氧量大增,5-8秒后血流量和耗氧量都会上升,但血流量上升得更多,于是“努力工作神经元”附近就会比“无所事事神经元”附近存在更多的“氧合血红蛋白”。在强磁场中,氧合血红蛋白和脱氧血红蛋白有着不同的磁化性质,通过识别出的“血氧水平依赖(BOLD)信号”,大脑血氧变化便一目了然,分辨率可达到毫米量级。

性学研究者拿fMRI来研究性高潮,只要做到两个关键点——其一是被试必须戴上面罩、稳住头部以便精准地扫描大脑活动 ,其二是找到愿意为科学献身的被试——让一个人短期内经历唤起期、持续期、高潮期、消散期和不应期并非难事。爱这东西就比较难办,如何让一个人在短期内从“累感不爱”到“情意绵绵”?研究者找来没有吸毒酗酒史、也没有精神与神经疾病史且正在恋爱中的被试,先做个热恋量表(passionate love scale,PLS)看看分数是否已经达到“真爱、深爱、狂爱”——心理学家真是什么量表都有——再让他/她凝视所爱的名字照片或视频。结果发现,比起凝视陌生人,大脑在见到所爱时的活动模式还真有些不同。

若把你的右手攥成拳头,从虎口的方向看过去,形状就像一个大脑侧面图,蜷起来的食指是“额叶”,大拇指是“颞叶”,手背是“顶叶”,跟手腕相连处则是“枕叶”,这四个加起来,就是掌管各种高级认知功能的“大脑皮层”,人的“理性”就居于此。凝视所爱时,这里一些负责观察了解他人的“社会认知”区就会被激活,帮助我们与自己的所爱“心有灵犀一点通”,另外,一些涉及注意力和自我表达的高阶脑区也被激活。相比起来,若凝视的是同性朋友的照片,结果完全不能让我们调动大量认知资源,大脑的重色轻友可见一斑。

而在你拳头虚握的掌心对应的位置,有各种非著名但极重要的脑部结构,人的“感性”许多由此生发,比如视听触味四感到大脑皮层的输入中继——丘脑;与大脑皮层多有联系的运动控制中枢——基底核;多巴胺奖赏回路的重要组成——腹侧被盖区、尾状核与壳核;更有听起来很“边缘”其实很常用的边缘系统,该系统包含协助记忆生成的海马,激起恐惧等负面情绪的杏仁核和攸关注意力的扣带回。

只要爱人在照片上向我们微笑,便足以激活与欣快感相关的多巴胺奖赏回路,就像酗酒者看到伏特加,瘾君子看到可卡因,这类甜头让恋人们迷恋上瘾,也让他们在各种场合大秀恩爱,完全无视边上人已经准备好了烧死他们的大堆火柴。与记忆相关的海马区也活动频频,让恋人们将彼此的一举一动镌刻在心。跟焦虑恐惧相关的杏仁核与后扣带回则被抑制,于是恋人们变得勇敢无畏……甚至只在屏幕上以极快的速度闪过爱人的名字便足以激发这些反应,由于速度太快,被试其实意识不到自己看到了什么,但这毫不妨碍他们感受多巴胺带来的欢乐。在另一个实验中,被电击的被试只要握住伴侣的手,便足以控制血压并缓解生理疼痛。恋爱中的大脑甚至连神经营养因子都会增加,营养因子又进一步调节内分泌系统,肾上腺素剧增导致手汗心跳,催产素上升制造甜蜜心安,血管加压素分泌增加信赖亲密,血清素减少令人茶饭不思。于是爱改变大脑,大脑改变内分泌,内分泌改变身心健康……爱人的存在,如魔法,如咒语,如催眠——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爱是动力,爱是认知,爱是成瘾……在爱中,人们获得亲密感,获得避风港,也获得归属感。在爱中的大脑固然似醉酒如上瘾,然而,爱有多深,失去时便有多疼。爱离开时,真是伤心也伤身。一旦失恋,与悲伤相关的后扣带回皮质以及与恐惧相关的杏仁核,全都变得活跃无比。还有影像显示,遭遇社交拒绝时,与生理疼痛相关的脑区也会一并活跃,痛感可达胃痛甚至骨折的水平。于是寒蝉鸣泣,败犬远吠,断肠人痛彻心扉。

摈弃旧习并非易事,因为习惯深植于神经“捷径”中,你不需深思就可以拨出烂熟于心的号码,一闭双眼就可以忆起曾细细吻过的脸。不过,一切爱情都在脑中,一切记忆都在连接中,一切火花都在生化反应中。对大脑来说,旧回路难以磨灭,只说明新刺激还不够频繁不够强。旧爱难忘,只说明新欢还没来或新欢你还不够激赏。

治失恋就像治强迫症,都有错误的大脑回路需要修正,失序的化学反应亟待平衡。不经历几次涕泪横流的戒断反应,又怎能体会到爱的反面确实不是恨,而是平淡与漠然。终有一天,与旧日恋人再相逢时,你的脑区会无动于衷,你的多巴胺会不再躁动。当你遇上新的恋人,亦可再体验一次爱情的美妙之处,执子之手,宛如醉酒,直到白首,直到腐朽。

关于

文章已发表于百度知道日报

题图出处:http://www.sabiasundato.com/

脑中的爱情 - 科学松鼠会 - 科学松鼠会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