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科学松鼠会 > 爱乱搞,可能是打开基因的方式不对 ——出轨变奏曲之五  

爱乱搞,可能是打开基因的方式不对 ——出轨变奏曲之五  

本文作者:庄

QQ20130929-5

自从我的上一本书《爱与性的实验报告》出版之后,两年来接受过不少杂志的采访,谈到许多诸如科学对爱情的指导作用之类的实际问题。总的来说,发现采访者基本上都很喜欢问一个问题:有没有办法在一开始就知道对方花心不花心,是不是很容易出轨乱搞?

这时候我就会笑吟吟地告诉对方:你最好了解一下ta爸爸妈妈花不花,如果有来自兄弟姐妹的数据就更好了,然后祭出自己的血泪史:曾有一位交往不久的男士,因察觉其劈腿且性质十分恶劣而提出分手,之后偶然的机会让我得知原来此君的父亲在当地也是出名的风流人士,于是十分后悔没有去做个家庭调查就稀里糊涂地与其交往了。

我并不会用基因决定论的思路来为这种事情做论断,说这个故事除了些许不认真的玩笑成分之外,也是想给询问者提供一个参考角度而已。真要来讲,恋爱中用以检验花心的手段可以比这简单,如果有心,你稍稍注意ta对其他异性的态度可能会比去查ta的家谱来得有效。但科学研究的确会告诉你,有一部分人的花心已然写在ta的遗传密码里。

2010年11月的在线科学期刊《公共图书馆综合卷》上,曾出现过一篇引起不少媒体哗然的论文“多巴胺受体D4基因变异和不忠/乱交之间的联系”,作者是来自宾汉顿大学的贾斯汀·加西亚(Justin R. Garcia)和詹姆斯·麦基洛普(James MacKillop)等人。值得一提的是,加西亚后来去了著名的“金赛性、性别与生殖研究中心”,没错,金赛就是《金赛性学报告》的那个金赛。

且说这一标题略露骨的研究曾召集来181名年轻人,其中118名女性63名男性,对他们做了匿名的性生活调查,询问有关于个人的性交、不忠和滥交方面的情况。此外还分别对他们作了尼古丁依赖测试和延迟奖励贴现测试。参与测试的人平均年龄为20.11岁,来自各个种族,其中欧裔占61%,亚裔19%,西班牙裔9%,非洲裔1%,其余不详。调查问卷允许被试不回答让他们感觉不舒服的问题,所以也有小部分人放弃透露其性生活隐私的部分问题,但总的来说,问卷拿到了相当可观的数据。然后研究者让他们漱口留下DNA样本,通过比对,发现一个叫做DRD4的基因与人的滥情程度之间有着较为明显的相关。

具体来说,是这样的。DRD4基因有好几个版本,版本之间的区别在于某个碱基对串联重复的次数不同,当中有几个重复了7次以上的版本,其携带者(我们可以把他们叫做7R+个体)身上有一些非常有趣的现象。首先,在欧裔样本中,7R+个体出现多性伴紊乱的几率较高,但是在汇报了至少有一次乱交行为(如一夜情)的人当中,7R+个体倒没有显示出特别明显的优势,其分布比率和正常情况基本保持一致;其次,对伴侣不忠的人当中,7R+个体的比率也没有更突出,不过一旦他们出了轨,显然会去发展更多的滥交对象,在性伴数量上占优。

这就叫做,不发则已,一发不可收拾。

据2004年另一个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遗传学报告,DRD4基因变异出现大概是在旧石器时代,时间点约为5万到4万年前。因为由它编码生成的受体使得人类更容易感受到多巴胺分泌带来的兴奋感,所以有这个版本的基因的人很喜欢去追求刺激性体验,一直被认为和冒险精神密切相连。说怪不怪,这种人的多动症倾向也比较严重,欧文分校另一实验组更早几年的报告指出,比之定居人群,游牧人群身上存在这个版本的几率也更高。

7R+版本的DRD4基因在人群中的比例据说高达1/4,这听上去实在不算一个好消息。不过可以让人稍放心一点的消息是,这个基因也还需要和其他基因一起协同才会发生作用,仅仅有它还不至于就径直长成一只花心大萝卜。

事实上,另一个更为大家所熟知的与此相关的基因是AVPR1a,在这个基因上头有种RS3334片段,一般人可能含有0个或1个或2个该片段,随着这个数字的增长,其拥有者的出轨可能性也逐步上升。关于这枚基因,可继续阅读《不是10年,不是50年,是21年》。

关于本文

题图出处:www.monikahoyt.com

爱乱搞,可能是打开基因的方式不对 ——出轨变奏曲之五 - 科学松鼠会 - 科学松鼠会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