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科学松鼠会 > 医学诺贝尔之路(1928):虫子与战争  

医学诺贝尔之路(1928):虫子与战争  

本文作者:赵承渊

自公元8世纪开始,西班牙便被摩尔人(穆斯林)占据。直到近800年后的1492年,基督徒们才攻占了摩尔人位于格拉纳达的最后堡垒,“光复运动”终告完成。实际上,这一胜利本来还可以来得更早些:1489年,西班牙军队25000人围攻格拉纳达,然而此次优势进攻却遭遇了重大挫折,军营中瘟疫流行,25000人的部队转眼间只剩下不足8000人。肆虐于军营中的烈性传染病直接将光复运动的最终胜利推迟了数年。

如果说上述瘟疫只是暂时延缓了历史进程的话,那么当法兰西皇帝拿破仑遇到相同问题时,运气就没有这么好了。1812年,拿破仑亲率60万大军气势汹汹地扑向俄国,自以为稳操胜券。不料瘟疫再次袭来,交战双方均死伤惨重。拿破仑的军队在疾病、严寒和缺乏补给的多重打击下一败涂地,60万大军全军覆没,冻饿和因疾病倒毙的士兵尸体随处可见,拿破仑不得不狼狈逃回法国。

战争与瘟疫自古以来就是密不可分的伙伴。在很多时候,瘟疫甚至是决定战局和历史进程的关键因素。军营中卫生条件差,人群密集,一旦瘟疫发病,势头不可阻挡。在上述两次瘟疫流行期间,患者常常表现为发烧、头痛、皮疹和肾功能衰竭,最终将因昏迷和器官衰竭而死亡。人们把这种爆发于军营中的烈性传染病称为“露营热”或“战争伤寒”。实际上它的学名是“斑疹伤寒”,直到20世纪,人们才搞清了该病的来龙去脉。

1903年1月,37岁的法国医生尼克尔(Charles Nicolle)来到了突尼斯,发现这里有季节性斑疹伤寒流行。尼克尔立即感到,关于斑疹伤寒医学上有太多的未知,而解决该病、控制流行又恰恰是突尼斯当地最为紧迫的任务。关于斑疹伤寒的病原和传播途径,当时的医学界仍一无所知,1/3感染该病的患者将不可逆转的走向死亡。而一些具有争议的实验结果显示,患者的血液能够使健康人患病,提示该病流行可能与血液传播有关。

【法国医生尼克尔(Charles Nicolle),图片出处:http://www.pasteurfoundation.org】

于是尼克尔决定从研究患者入手。当时,斑疹伤寒正在一家监狱流行。尼克尔与另一名医生相约赴实地考察。谁知道在约定时间的前一天夜里尼克尔突然咯血,不得不取消了该次行动,这使得他因祸得福逃过一劫。因为另一名医生和他的仆人考察结束后在那个监狱过夜,不幸染上了斑疹伤寒,双双死亡。

侥幸逃脱的尼克尔并没有放弃研究。在对当地的医院进行调查之后,尼克尔注意到一个易被忽略的细节:那些收容在开放病房等待住院的患者们,往往会将疾病传染给看护自己的亲友、医生、护士甚至洗衣工,而那些住院后的患者则很少将疾病传染给他人。道理何在呢?尼克尔了解到,患者在住院后会进行彻底的清洁,扔掉自己的衣物和床单,刮掉胡须、理发并洗澡。这一院内外个人卫生水平的差别造成了斑疹伤寒传染性的差别。由此推断,患者的衣物床单等个人用品正是传播斑疹伤寒的物件,联系之前血液传播的实验结果,尼克尔确信,传播瘟疫的载体只能是寄生于人体的虱子,这些微不足道的小虫子才是传播斑疹伤寒的元凶!洗澡和清洗会清除这些虱子,住院患者才不再具备传染性。

【人体虱,图片出处:维基百科】

针对虱子的清洗手段很快就收到了效果。斑疹伤寒的流行势头得到了遏制。不过直到1909年,尼克尔才通过动物实验证实了自己的假说:寄生于猩猩身上的体虱将斑疹伤寒传染给另一只猴子,虱子作为斑疹伤寒的传播媒介才被正式确认。斑疹伤寒的病原体寄生在虱子体内,虱子叮咬和粪便污染均能造成人类感染。1914年,另一位科学家首次描述了斑疹伤寒病原体的包涵体,并将其命名为“立克次体”(rickettsia),而尼克尔则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如何预防和治疗斑疹伤寒之上。

在后续的研究中,尼克尔发现,并非每一个感染斑疹伤寒的患者都会表现出典型症状,部分患者甚至症状极轻,这预示着血清中可能存在某种具有免疫保护作用的成分。尼克尔试图采用患者的血清来治疗斑疹伤寒,然而结果显示效果并不明显。不过这一尝试也并非毫无收获:从恢复期患者或动物那里采集的血清被证实具有预防功效。接种这些血清的医生和护士将不必再担心会被感染,尽管这一保护时间并不长,但它的好处是可以反复接种。

立克次体存在于虱子的肠道中,并随粪便排出体外。粪便布撒在人体表面,当人感到皮肤瘙痒并抓挠过后,皮肤表面就会留下破损,病原即可乘虚而入。消灭虱子使得突尼斯大部分地区摆脱了斑疹伤寒的困扰,这种手段很快就在世界范围内推广开来。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伊始,在尼克尔的建议下,北非军中采取了严格的灭虱行动,这一举措极大地保护了士兵,使得斑疹伤寒首次没有与旷日持久的战争一起戕害人类自身。事实上,一战时期巴尔干半岛的斑疹伤寒疫情已经非常严重,而那时并没有任何有效的治疗手段能够挽救这些患者。如果当时对于已经爆发疫情控制不力、斑疹伤寒继续在战区蔓延的话,那么一战将很可能不会终结于炮火和鲜血,而会终结于人类历史上最惨痛的瘟疫灾难,数以百万计的人将丧命于小小的虱子之上,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我们可以用二战时的情况做对比:二战时已经有斑疹伤寒疫苗,且该病的传播途径已经明晰,但二战中仍有至少50万人死于斑疹伤寒,欧洲总发病人数超过200万。

尼克尔本人则以其对人类的杰出贡献获得了举世赞誉。1928年,诺奖评委会将当年的诺贝尔医学奖授予尼克尔,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的颁奖嘉宾说:“拜尼克尔的工作所赐,我们现在已经完全掌握了这一疾病,这个消灭斑疹伤寒的人值得全人类感激。”

医学诺贝尔之路(1928):虫子与战争 - 科学松鼠会 - 科学松鼠会



推荐 10